才经首页 | HRM俱乐部 | HR资讯 | 职场充电 | 管理之道 | 新书上架 | 心理援助/EAP | 劳资维权 | 生涯规划 | 生活百科 | 图游天下 | 工薪理财 | 健康你我
首页 > 管理之道 > 正文

改变沟通方式的简单方程式

2015/10/28 10:03:22   海峡英才网   字体:     我要评论(0)

  “哇!你在干嘛啊?”我吃惊地问。

  刚走进女儿的房间,我就发现她正在做科学课的作业。平时看到她做这个,我是很高兴的。可这次她的作业用的是沙子,而且是很多沙子。虽然她在作业区域铺了塑料布,但铺了跟没铺一样。沙子在我们刚翻新的地板上洒得到处都是。

  女儿一下子就觉察到了我的不悦,开始自我防卫。“我铺了塑料布啦!”她生气地说。

  “但还是弄得到处都是沙子!”我火气比她还大。

  “那我还能去哪儿弄啊?”她嚷嚷起来。

  明明犯了错误,为什么不承认呢?我心里想着,不禁开始担忧起来。女儿不能主动承认错误,未来可怎么办?

  这份担忧让我越发生气了。承认自己的错误是很重要的。我们就这样吵了起来。她说了些不尊敬我的话,我也提高了嗓音。后来,她开始哭了。

  我真想说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,但是事实恰恰相反。可想而知,这样的争吵让我们两个都很难过。

  这样的情形不只会出现在父母与子女之间。我常常看到领导者与员工间发生可预见的冲突,开端通常是一方未能达到另一方的期待(“你在想什么啊?”),结局则是双方都感到愤怒、沮丧、伤心且失去信心。也许不会有人大哭起来,但也会造成很多的负面情绪。

  冲突过后我总是扪心自问:我为什么会这样?原因有很多,我爱女儿,想教导她,我受不了她弄得乱七八糟,我有控制欲,我希望她取得成功。我还可以继续列举下去。

  但这些并不重要。

  因为弄明白自己行为的原因并不会改变自己的行为。你觉得弄清楚原因就可以改变,理应如此,但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真正重要的问题是如何改变。这才是真正的难题。

  首先我需要以一种更好的方式向女儿表达意见。我去问妻子埃莉诺,她十分擅长跟女儿沟通。我问她,当时恰当的应对方式应该是怎样的。

  她做出对女儿说话的样子,说:“宝贝,地上弄了好多沙子,我们得在沙子弄坏地板之前清理一下,我能帮你吗?”

  明确问题,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,提供帮助。简单有效。

  这种处理方式棒极了。顺着这个思路想想你跟同事间的龃龉如何解决。我不是让你叫别人“宝贝”,是说其他方面值得借鉴。

  我看到过一位管理者冲自己的直接下属(叫他弗雷德好了)发火,因为弗雷德做的讲演非常凌乱,重点不清。管理者的意见没错,弗雷德确实没讲好,但表达意见的方式让弗雷德失去了自信,因此弗雷德下一次讲演也没有多少起色。管理者可以换一种表达方式:

  “弗雷德,你讲的不是1、2个重点,而是6个,我听得都晕了。应该短一点,更专业、更紧扣重点才好。你想讲的到底是什么,我们来讨论一下好吗?”

  这样就不会让人感到挫败,甚至不会让人失望,只是明确地提供支持。

  还有一次,我看见一位CEO因为下属的策划案与已经做好的预算不符合而发脾气。这位CEO的情绪可以理解,甚至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,但是却没有用。他可以这样表达:

  “各位,这组方案不符合预算。预算是我们一致通过的,没得商量。如果你们愿意,可以跟我说说有什么难处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”

  明确问题,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,提供帮助。简单吧?

  可奇怪的是,就我自身的情况而言,我做不到这一点。一番思索之后,我明白了问题所在。

  这样做让我觉得有悖本性。

  我坚信要本色管理,真实地生活。女儿惹我生气,我为她的未来担忧,所以如果当时冷静地对待她,我的所为和所感就脱节了。这样不真实。

  这就是我突然想到的:从定义上讲,学习就是逆本性而行。

  练习一种新的行为,表达一种新态度,或者采取一种不同的行动,会让人觉得有违本性。已经上演过许多次的老局面,绝不会自然而然地改变。试图改变的时候会觉得别扭、虚伪,好像自己在假装。前面说的那位管理者生气了,那位CEO生气了,如果他们不把那种情绪表达出来,会感觉很虚伪。

  要想学习,就要忍耐那种有违本性的感觉,直到自己习惯新的方式,让那种新方式融入自己的本性,不必思考便能自然地采用。

  昨天女儿写作业直到深夜,我不得不叫她离开卧室,去餐厅写,因为她妹妹得上床睡觉了。

  但我在开口前想了想,设身处地地考虑了她会有多难受:被要求离开自己的房间,让妹妹睡觉;被要求挪到一个不如卧室舒服的地方去写作业,作业还很难。

  “宝贝,”我对她说,“妹妹要睡了,你得去餐厅写作业。我帮你好吗?”明确问题,提出解决问题的措施,提供帮助。

  这样说话感觉很怪异,好像太肉麻了,假惺惺的。

  但是很有效。

  我帮她把东西挪到餐厅,她就接着写作业了。

  然后我转身要走,听到她叫我:“爸爸,”我在门口停下,扭头望着她。“谢谢。”她埋着头说。

彼得·布雷格曼(Peter Bregman)|文

更多
我要评论:  文明上网,理性发言
登录后才能参与评论。用户登录 | 注册
 
评论列表:共有0条
本版斑竹:admin8982001
暂时还没有评论!
HR资讯职场动态
关于我们 | 才经简介 | 广告刊登 | 合作伙伴 | 联系我们
©2004-2019 海峡英才网